东南大学物联网交通应用研究中心
东南大学物联网交通应用研究中心
北京时间:
王长君:城市“交通大脑”非万能,脱离实际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
2018-09-20 17:07   作者:王长君   来源:交通言究社 推荐人:吴坤润   浏览:251   我要评论
导 语

    为提升城市道路交通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公安部、中央文明办、住房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自2017年起在全国部署实施“城市道路交通文明畅通提升行动计划”,并组建专家组指导推动相关工作开展。行动计划实施以来,专家组深入调研,并撰写了系列研究文章,交通言究社开设专栏陆续推出。首先为大家推荐的是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所长王长君撰写的关于交通管理科技信息化发展的几点思考,敬请关注。


    当下,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主的新一代信息化技术快速发展,这些新技术给道路交通出行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需要我们面对现实成效、冷静思考技术发展和应用的原本价值,以期更好地分享人类技术进步给交通发展所带来的红利,真正实现助力道路交通管理工作。

略显尴尬的交通管理科技信息化应用现状

    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智能交通系统开始快速发展,各种ITS技术在城市和公路交通管理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特别是公路卡口交通监控系统、闯红灯和超速“电子警察”等技术装备以及城市交通指挥中心的建设和应用最为突出。2010年以来,交通管理综合信息平台、公安交通集成指挥平台和互联网交通安全综合服务管理平台的推广应用,极大提升了我国交通管理科技化和信息化水平。总体而言,以交通管理信息系统为基础,以城市交通指挥中心为载体,以“电子警察”等各类执法技术装备为手段的科技信息化应用,在有效打击路面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服务广大人民群众安全出行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有力支撑了道路交通管理工作。
 

图1:“电子警察”等各类执法技术装备,有效打击了路面严重交通违法行为

    但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在智能化、信息化快速发展和大规模技术应用的同时,我国城市道路以及公路上的交通通行秩序总体上并未出现根本性好转,长期占用超车道、随意变道、争道抢行等违法和不文明交通行为仍然普遍存在,严重影响路面交通秩序,制约交通通行效率,同时还诱发了大量交通拥堵和交通事故。过去二十多年来,大量的科技投入和技术应用对交通违法者实施了大量的非现场执法并产生大量处罚扣分的同时,也使道路使用者片面形成了这样的想法,即遵守交通规则就是为了避免被处罚、交警是为了处罚而执法,而不是为了安全和秩序。久而久之,法律的尊严、执法者的权威、守法者的自觉意识出现进一步弱化,机动化社会必须形成的“上路就必须严格按交通规则出行”的社会意识和氛围,很难在道路使用者中形成共识。

    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创新导向必将会驱动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在交通管理中得到尝试和应用。在这样的发展时期,我们需要更深入地思考和分析过去二十多年来科技信息化发展的经验和教训、遗憾与不足,更好地围绕道路交通管理的现状来分析实际需求,更多地以成本意识、效率优先的思路和原则谋划交通管理科技信息化下一步发展的重点、节奏和力度,避免使交通管理科技信息化工作陷入投入与产出不匹配、为了创新而标新立异,甚至是炒作概念和技术的漩涡之中。


交通管理科技信息化的发展

亟待增强四个方面的意识


    道路交通管理的主要目标是维持道路交通安全和出行畅通,道路交通的安全和畅通也只能是建立在良好的路面交通秩序基础上。交通管理科技信息化应用和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是推动减少交通违法行为,促进形成并维护良好的道路交通秩序。交通管理科技信息化在经过较长时间的快速发展后,现阶段特别需要强化四个方面的意识——规则意识、经典意识、系统意识和成本意识。
1“规则”意识

    机动化是人类社会进步发展的必然阶段,机动化的首要特征是快速、高效。快速为首要特征的机动化社会比非机动化社会、比以往任何一个社会发展阶段都更需要有严格的规则意识和行为,机动化条件下快速的个体交通出行比任何其他个人行为更需要严格的规则意识。缺乏规则意识的交通行为会直接导致秩序混乱,进而会诱发交通碰撞和交通拥挤,从而导致生命财产损失和社会效率大幅降低。
    从我国道路交通的发展现状来看,要更好地形成严格按照交通规则出行的意识与行为,首先特别需要全面理清并强化“路权”的概念,也就是“道路通行权”的概念,需要在政策法规和规定、技术标准和规范、交通管理和执法设施、培训考试和宣传教育等各个层面花大力气进一步强化“路权”原则,从而尽快形成从交通参与者、交通政策制定者、交通执法管理者到交通专业技术人员都能够准确理解、把握、遵守、执行的“路权”思维,构建“人人理解路权、个个遵守规则、交通井然有序”的机动化社会优良的交通环境,这也应该是交通强国建设的基础和基本目标。
2“经典”意识
    我们知道,智能交通系统是在道路基础通行能力得到有效发挥的基础上,通过ITS技术来充分挖掘路网的通行能力,提升交通出行效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是要在交通信息和数据得到全面、有效采集和处理的基础上才能进行深入挖掘应用。由此可见,科技信息化在道路交通领域的应用是有条件的,需要有基础和积累的——需要按照传统的或者说经典的交通工程理论和技术来规范设置交通标志标线、路口渠化配时、交通信号控制、交通组织优化等,来有效发挥出路网的基础通行能力和通行效率,否则ITS技术只会事倍功半,效果大打折扣(事实上,过去二十年我国ITS的发展和应用也部分印证了这一点);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所构建的城市“交通大脑”也需要在感知、获取较为完备的交通及相关数据基础上,依托传统或经典的交通系统原理、方法进行认知、解释、计算、仿真、决策来实施更为有效的交通组织和控制,从而使区域路网的承载能力得到更大的提升。不了解道路交通的基本理论和规律,不掌握交通工程的基础原理和方法,再好的科技手段和信息化技术也不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3“系统”意识

    道路交通系统是由人、车、路、环境构成的,良好的交通秩序、安全的交通环境需要通过有效的培训考试和宣传教育、严格的交通执法和管理、科学合理的工程和技术应用三个方面(简称“3E”)系统实施、协同作用才能逐步形成。其中,培训考试和宣传教育是要使得交通出行者懂得应该怎么做,交通执法和管理是要使得交通出行者明白必须这么做,工程措施和技术手段是要使得交通出行者清楚只能这么做。因此,期望通过利用科技信息化手段来改善路面交通秩序、缓解交通拥挤、预防交通事故,应该在培训宣教、执法管理、工程技术三个方面系统考虑、系统投入、系统实施,才有可能